偷香吧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 第213章 抉择!
    一直到入夜后,也没有新的一批秦兵再度出现,但众人也没有被广播拉出故事世界,显然,广播还没打算结束这场演习。

    所有人都在抓紧时间恢复,当然,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苏白,他一个人坐在峡谷边,放眼望去,尽是荒凉,却给人一种长河落日的感觉。

    广播的故事世界如果是大场面的话,一般风景都不错。

    “苏。”

    希尔斯走到了身后,随即在苏白身边坐了下来。

    “你有心事?”希尔斯问道。

    “谁没心事?”苏白反问道。

    “你这次不一样。”希尔斯耸了耸肩,“这里的景色,确实不错,我发现,今天白天的厮杀结束之后,整个人也几乎累虚脱了,反而在这种时候心越能静下来。”

    苏白点了点头,还是继续看着前方。

    “其实,我们的心事都是很奢侈的事。”希尔斯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没人给我们选择,以前,我是不信教的,但现在,我信命运,冥冥之中,仿佛有些东西就是注定着的,哪怕是广播这种层次的生命,也逃不开这种束缚。

    茫茫世界,到底有多少个位面,我们不清楚,可能广播自己也不清楚,但就像是蜂巢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格子,每个格子都相当于是一个世界位面,而在蜂巢外面,还有养蜂人,还有大农场,还有更高的高楼大厦,还有大洲,还有大洲所在的星球,甚至,还有一个更宽阔的宇宙。

    这样想想,就没什么是想不开的了。”

    “你不适合当一个安慰者,因为你安慰的对象可能原本不想死,但被你安慰之后,忽然觉得继续活着是一种很索然无味的事情了。

    我上大学前,曾去广东旅游过,参观过一位官员的故居,他的故居保存很完好。”

    “名字?”希尔斯问道。

    “忘了,不是什么名人,最高也就做到知府,相当于现在的市长。那位官员,是自杀的,因为他所处的时代,正值清末,西洋的科技开始涌向这个封闭了几百年的古老国度。

    他手里有了一件洋人朋友送给他的天文望远镜,然后他在家里开始摆弄,

    然后,

    他自杀了。

    你知道么,中国古代的士大夫所接受的是天圆地方的学说,认为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世界的中心,结果一件天文望远镜却让他的世界观顷刻间崩塌。”

    “所以呢,苏,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希尔斯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世界或许很大,但看到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苏白抽出烟,递给了希尔斯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杆,“岁月太长,所以只争朝夕。”

    “看起来,你是做出了决定了?”希尔斯微笑着问道,“就在刚才,我接到了广播的通知。”

    苏白没有任何的意外,只是很平静地道,“我原本以为会在这个故事世界结束之后才会发给你们,没想到,这么快。”

    “苏,我想活下来,因为活着,才能看的见希望。”

    希尔斯的手掌放在苏白的肩膀上,

    “当然,我尊重你的选择,哪怕以后有朝一日我们可能会站在对立面上,但我依旧会尊重你的选择。

    其实,我觉得宿命是存在的,但宿命不是不可以打破的。

    正如我前些时间经常晚上做梦,梦里我自己居然变成了一个女人,那段时间都让我有些精神紊乱,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以前跟你待一起久了,被你的sex冷淡给传染了,弄得我的性取向都开始出现了问题。

    但或许,这就是无声的改变吧,冥冥之中,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看不见也无法察觉到的,但它却能够真的主宰着我们,甚至,主宰着广播。”

    希尔斯说完后就离开了,

    苏白又在这里坐了一晚上,他在等,只是他要等的人并没有来。

    既然希尔斯已经收到了广播的传信,那么胖子佛爷跟和尚他们肯定也是该收到了的,苏白想等他们到这里来跟自己说些什么,告诉自己他们的选择。

    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过来,哪怕是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时,胖子还躺在那里继续呼呼大睡,佛爷则是拿峡谷一侧的泉水冲刷着身体,和尚盘膝打坐做着早课。

    仿佛,

    什么都没发生。

    但苏白清楚,他们是不想给自己压力,也没想干预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想要走的路。

    这已经是朋友之间最大的纵容了,他们没有拿和自己之间的关系要挟自己。

    号角声自远方再度响起,

    整齐的兵戈脚步声再度出现,

    站在峡谷上方向前方看去,可以看见一支人数在两百人的秦兵队伍正在向这里推进,人数上,比昨天多了一倍。

    然而,这里的听众只有一天的恢复时间,大部分人其实还没能恢复元气。

    没有人去抱怨,也没人去叫骂,阵法师站在了一列,近战强化者站在了一列,

    又是一轮残酷的厮杀即将开始,

    这就是生活,既然无法反抗,那就闭着眼享受。

    佛爷的柴刀架在了背上,身上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但他的身姿依旧显得如此挺拔,和尚法相庄严,哪怕有些萎靡,但目光中依旧透露着一种坚定。

    胖子蹲在地上,不停地揉着自己的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大秦战歌再度响起,

    他们踏着整齐的步伐碾压而来。

    希尔斯的双剑在昨天就已经崩断了,十指指尖也因为过度激发出剑气导致血肉有些模糊。

    “准备,加固阵法。”

    希尔斯喊道。

    阵法师拖着疲惫的身体将法阵进行加固,其余人则是跟在希尔斯身后,他们需要去挡住秦军的第一批攻势。

    两名斗气强化者与希尔斯以及和尚站在了最前面,他们是负责刺穿对方军阵的尖刀。

    偶尔有人扫一眼坐在远处峡谷边的苏白,也有人窃窃私语苏白的作壁上观,但希尔斯没有说什么,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去说什么。

    佛爷、和尚以及胖子也没说什么。

    秦军军阵已然就在眼前,铿锵肃杀之音震耳欲聋,

    明黄色的沙尘呼啸而起,

    昨日的战场,今日再战,广播的这个故事世界很直接,没有什么弯弯绕绕,没有什么捷径,就是要通过这一批又一批地秦军迫使自己手中的听众们团结起来,磨合起来。

    很简单粗暴的方式,却可能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秦军的军阵压了过来,开始了冲锋,两百人组成的军阵,已经涵盖了诸多兵种,比昨天一百人的军阵更难以对付,好在听众们虽然还没能来得及恢复巅峰状态,但是今天的他们至少比昨天成熟了许多,也知道该如何去配合。

    和尚与希尔斯率先启动,两名西方斗气强化者紧随其后,其余的听众则是从侧翼掩杀过去,包括胖子在内的几名阵法师开始开启阵法。

    “轰!”

    “轰!”

    “轰!”

    “轰!”

    和尚的金身再度撞了上去,这一次,也是成功撞出了一道口子,但当希尔斯企图和昨天一样顺着这道口子将裂缝给彻底切开时,两排长戈兵直接冲了过来,迫使希尔斯不得不暂避锋芒。

    两名斗气强化者紧跟上去,但一排盾牌兵却将他们团团围住,任凭他们的斗气不停地激发出去,却依旧无法撼动这排盾牌兵丝毫。

    而已经孤身陷入军阵之中的和尚渐渐开始不支起来,原本的军阵也在此时形成了阵中阵的格局,因为这次的人数足够,外围的秦兵军阵负责挡住外面的听众攻势,而内部的秦军则是组成了一个新的军阵,完全将和尚、希尔斯以及那两位斗气强化者给困住。

    形式,急转直下,一旦和尚跟希尔斯他们不支失败,对于外围的听众无论是在士气上还是在整体实力上都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胖子再度一气化三清,庞大且具备着恢宏威压的道尊虚影显现而出,但这一次道尊却没能成功下压一指,因为秦军军阵之中射出了一串箭矢,四周的空间开始崩溃炸裂,胖子召唤出来的法身在没能完成运作前就直接崩溃。

    这使得胖子的身形一晃,单手捂着胸口。

    打不过,

    这次的龟壳,比昨天更硬了!

    和尚身上开始流淌出金色的血液,长剑、长戈、盾牌,全都向他招呼着,他在不停地战斗,却无法支撑太久。

    希尔斯双目赤红,剑气也变得更加的疯狂,却依旧无法挣脱开这密不透风的阵法。

    两名斗气强化者在结束一开始的气势如虹之后,气息也开始慢慢地低沉了下去。

    而外围的听众哪怕再拼尽全力想要支援内部被困住的队友,却难以越雷池一步。

    这一战,似乎注定要败了。

    在这个时候,峡谷边缘一直坐着的那一位,

    还在一直坐着,

    他的身子是背对着战局的,

    所以,

    似乎在自己不远处发生着的惊天厮杀,

    他根本就毫无察觉。

    而哪怕是如此的局面之下,胖子跟和尚他们,也没特意向这边多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