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穿越小说 > 明士 > 正文 第1087章 出手
    罗信的脸上便现出了无奈,高拱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完全将罗信当做平起平坐的人对待,这个时候,罗信还要推辞,那就是不想要联盟了。而且罗信已经做了安排,就算高拱不来,过些日子,也会出现转机。自己前脚拒绝高拱,后脚却是因为自己的安排,让朝堂出现了转机,这不是出力不讨好吗?

    所以,罗信该说的话还得说,该帮的忙还得帮。

    静静地听完了高拱的详细描述,罗信沉吟了一会儿道:“高大人,如今你已经见不到陛下了?”

    “是啊!”高拱叹息了一声道:“之前还能够见到陛下,只是我将一些各自索要银钱的奏章递上去之后,陛下就勃然大怒,呵斥我了一顿,便将我赶了出去,从那之后,我便再也见不到陛下。我知道,这是陛下认为我这是用这些奏章逼迫他停止重修玉熙宮,让他住大内。如今见不到陛下,徐阶将一切索要银钱的折子都压了下来,陛下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这如何是好?”

    罗信摇了摇头道:“如今徐阶就是横在陛下面前的一座山,让一切声音都传不进皇宫,陛下只能够听到徐阶一个人的声音,那还不是徐阶说什么就是什么?”

    “确实如此!不器,你有什么办法?”

    “我?”罗信摇头道:“你都见不到陛下,我一个阶下囚就更见不到陛下了。”

    “难道我们就这么等着天下大乱?”

    罗信眼中精光一闪道:“高大人又如何知道天下会大乱?”

    “这么会不乱?”高拱气哼哼地说道:“如今北旱南涝,各地都出现了流民,甚至出现了流寇。徐阶将大把银子都用在重修玉熙宮,没有一点儿赈灾款下去,这天下如何不乱?”

    “确实吗?”

    高拱的神色便是一滞道:“虽然没有确实,但是各地的折子都上来了。”

    “那就去查,必要的时候,加以引导。”

    高拱的眼睛就是一亮道:“不器,你的意思是,如果真的有流民发生,便引导他们涌向京城?”

    罗信没有言语,只是轻轻点头。高拱思索了一下道:

    “这样也不行!就算流民涌入了京城,陛下在皇宫内也不知道。”

    “我觉得徐阶并不是不想赈灾,而是他不相信各地受灾如此严重。如果流民涌向了京城,他便不得不发放赈灾款。我们不求荣华富贵,只求百姓平安。我虽然和徐阶有仇,但是我相信徐阶良心未泯。”

    “不错!”高拱点点头道:“徐阶也是有理想的人,只是大家理念不同。如果流民涌入京城,徐阶不会不管。可是如此一来,便没有了扳倒徐阶的机会。只要他在坚持几个月,等到市舶司的银子运到京城,徐阶便可无忧。”

    “不错!”罗信点头道:“所以,我们要尽快将流民引导过来,让事态发酵。实际上,陛下能够听到的声音并非只有徐阶一个。”

    “嗯?还有谁?”

    “锦衣卫和东厂!”罗信凝声道:“只不过如今陛下年老,刘守有和黄锦对于徐阶都有顾忌,心中也都想要交好徐阶,为将来留下一条后路。这两个人如今身份尴尬,谁都知道锦衣卫指挥使只是一任富贵,没有任何一个新帝会信任上一任的锦衣卫指挥使,一旦新帝登基,他们的下场都会很惨。同理的是东厂的黄锦也面临着这个问题。所以,他们只能够装作不知道这些情况。

    但是,一旦流民涌向了京城,他们就不敢不向陛下通报,要知道,这两个人可都是有直接面见陛下的资格。”

    高拱一拍大腿,激动道:“不错!”

    “如此,徐阶想要再隐瞒下去,就不可能了。到时候就看他心系百姓,还是谄媚陛下了。”

    “不器,你还有什么想法?”

    罗信摇了摇头道:“我如今不在外面,只是听你说,很多事情不直观,很难在想出办法来。”

    高拱点点头道:“不器,你放心,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向陛下建言,放你出狱。”

    罗信再度摇头道:“不急,实际上这些日子在大牢里面静下心来,读读书,写写字,也不错。”

    高拱离开了,罗信将高拱送到了院门口,望着高拱离去的背影,轻轻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道:

    “一旦流民涌向京城,再有人暗中传播,徐阶为了给嘉靖帝修建玉熙宮,扣押了赈灾款,不会管流民的死活,立刻就会流寇四起啊!

    徐阶啊徐阶!

    权力迷人眼啊!

    你读书的时候,士林的骨气早就消磨光了,如今为自己和为百姓,孰轻孰重,恐怕自己都分不清了吧?”

    “罗大人。”

    罗信转过目光,便看到刘守有向着这边走来,罗信点点头,和刘守有走进了房间。将方面关上,罗信压低了声音道:

    “查得怎么样?”

    刘守有脸上现出忧虑之色道:“北旱南涝的事情属实,出现大量流民,而且已经出现了流寇。不器,我们要不要告诉陛下?”

    罗信看着刘守有道:“徐阶已经被权力眯了眼,他最大的错误就是压下了所有的奏章,事情会越来越大的。”

    刘守有心中就是一凛,如果事情越来越大,大到隐瞒不住,让陛下知道。比如流民涌入京城,甚至发生流寇攻击京城的事情,那个时候,嘉靖帝一定会质问他刘守有,在发生天灾的时候,为什么不及时向他回报。别说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当到头了,便是性命都是难保。他可不止陆柄,不是嘉靖帝的发小。

    而且……

    即便是他不通报,东厂的黄锦会不通报吗?

    那样岂不是更加显出自己的无能?

    嘉靖帝怎么还会留着自己?

    通报!

    必须通报!

    “让鲁大庆来见我。”罗信低声道。

    “好,我这就去安排。”

    刘守有匆匆而去。很快,鲁大庆就出现在罗信的面前,罗信压低了声音对鲁大庆道:

    “你去和黄锦说,刘守有准备向陛下上奏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