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都市小说 > 贼警 > 正文 第492章 疲兵之计
    左罗本打算请许璇陪同一起去见猎狐,但是丁东小组已经带走一个小组,一组资源倾斜丁东,刑事案只有许璇那小组在处理,想了想左罗就放弃了同一个小区的许璇,联系上轮班休息的飓风小组组长,让其陪同自己前往。

    北区码头那仓库门确实没锁,左罗到达后,接到猎狐的电话,说已经看见左罗,很高兴左罗没有带人来抓他的意思。东西在仓库正中央桌子上,希望最少在这个案件结束之前,左罗不要有抓他的想法。

    左罗告诉猎狐,自己专案专办,同意在本案结束双方合作。

    挂了电话后,左罗拉起了手动卷帘门,然后一支弩箭射在了左罗的大腿上。飓风作为特警组长,反应非常快,在身后一抱左罗,单手将其拖到门边,呼叫支援。似乎对方也没有进一步的意思,数分钟后支援到达,救护车也很快到达现场。

    仓库里除了弩箭机关外,哪有什么其他东西。

    弩箭上带有小型注射器,大家都猜测左罗中毒了,确实是中毒了。可以看出来对方并没有杀死左罗的意思,否则用氰化物左罗就死定了。至于是什么毒呢?

    张副接到了电话,自称是猎狐打来的电话:“给左警官XXXX药水混合盐水,每天四次,每次标准剂量,七天之后就没事了。你们可以尝试用其他解毒剂,但我肯定效果不会好。”

    XXXX药水是一种治疗高血压的药物,通常来说用于危急的病人,而且正常每天一次,每天最多两次,再多就会有各种副作用。医生表示,完全不科学,这药和解毒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毒的种类实在太多了,医生也无法分辨。左罗在凌晨四点多开始发烧,呕吐,间歇的抽搐。张副无奈联系了还在钓鱼的苏诚。

    这一夜大家都别睡了。

    苏诚很为难:“张副啊,情况我也是刚刚知道,你也知道我是帮我老板打工,猎狐无论是真是假,我猜是我老板的人……如果对方要杀左罗,直接上致命毒药好了。我建议你按照对方说的办。”

    张副道:“医生说药根本不解毒。”

    苏诚沉思很久,道:“张副,相信我,医生没错,但是医生低估了对方。我本人不肯定对方意思,是医生不上药,左罗会死。或者是医生不上药,左罗也不会死。但是我知道,医生上药,左罗是不会死的。”

    “这药一上,就算左罗年轻,估计也要废一段时间。”

    苏诚笑:“对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挂了,内务局不同意我介入七组目前的案件,我不好说太多。”

    “你XX的。”这时候和自己玩圣洁。张副很不爽挂了电话,必须承认苏诚是对的,苏诚立场本就是那样,不能强求太多。同时张副也相信苏诚不会想弄死左罗。于是打电话给主治医生:“上药,我签字,我负责。”

    上了药之后,烧很快退了下来,左罗也恢复了精神,但是因为药物作用,有点暂时的低血压。几个小时后,恢复正常血压的左罗又开始发烧,各种手段无效后,无奈的又上药,烧退了,血压又暂时降下去。这次医生和张副都明白了,这毒在低血压状态不会发作。医生联系A大实验室尽快想办法解决。

    张副内心担忧的是,苏诚去了,左罗躺下了,七组废了。一组专心华太太的安保和稻草人的调查,那谁来填补七组对库勒调查的空白呢?他手头不缺保镖类型的警察,事实上大部分警察属于保镖类型,缺的是打手,主动进攻的警察。之前多次提过,警察这职业是比较被动的,只有当案发后,才会介入调查,不太可能在案发前就介入案件。华太太或者何刚死一个,抓住了杀手又能如何呢?

    作为主动进攻的警察中,刑警无疑是其中的代表,追根溯源,线索分析,他们具备更强的进攻姓。这时候需要一个领军人物,你要技术科,给你,你要法医给你,你要特警,也给你。满足你所有的需求,而你需要的是先杀手一步。

    警察在明处,能胜任张副所希望的领军人物,七组算一个,周断手下的某组算一个,这组人已经分派给丁东调遣,他们正在全力搜集妄图刺杀华太太的稻草人信息。何刚呢?刺杀何刚的库勒由谁负责呢?

    刑警队有很多优秀刑警,但是都不符合张副内心的需求,这些刑警按部就班,破案能力,刑侦技术没得说。但是面对国外的坏蛋,他们的视野和想象力还不够宽阔。技术上有一些盲区,年前张副和刑警队基层负责人,类似小组负责人进行了一次茶话会,张副询问他们是否知道一些去年出现在市面的凶器,诸如音波子弹之类,所有人都表示没有听说过。

    音波子弹在新闻刊物等还没有出现,这类产品优先装备菌队。但是在德国和日本发生了两起案件,其中德国一桩案件告破,凶手是一名实验员,也可以称呼为科学家。

    音波枪和传统枪不一样,没有实体子弹,依靠芯片制造出音波。发射周期长,准备时间长,但是换来的是巨大的收益。

    音波子弹可以穿透实体墙,钢板,除非前面是真空区域,否则无法阻挡。不过目前这种武器的杀伤力比较有限,对壮年人来说,达不到直接杀死的能力,短期内也不具备一击致命的能力。但是作为间接的杀人工具还是相当好用。德国案中,实验员将音波枪对着自己的邻居,夜晚进入挂机模式,邻居被射击后开始各种身体反应,数天后医院检查发现其人体细胞破裂严重,但是找不出原因。同时邻居脾气开始暴躁,失眠,出现幻觉,最终因脑出血而死。

    这个案子非常低调,原因是这武器是德美合作研究的成果,实验员参与研究,也是样品枪的试验员。只要德美不承认此武器的存在,或者否认武器具备攻击力,法庭就无法对实验员进行定罪,最后各退一步,不公开案件细节,实验员因为谋杀被起诉,取保候审期间畏罪自杀。

    虽然案子低调,但是是国际警界中讨论的话题。什么叫国际警界?比如左罗曾经出席过全球刑侦技术经验交流会,加入类型讨论群的一个团队中,这团队成员都是对刑侦有着热爱的年轻人组成,他们日常会交流自己国家的案件,遇见的问题。有时候其他成员会主动提供帮助。比如前几年双胞胎杀人案,法庭无法确认是两人杀人,还是其中一人杀人,最终通过某国警员提示,警方向其国家申请,使用DNA断层剖面技术,区别出两个双胞胎的DNA,最终将案犯定罪。

    Z部门中,丁东和左罗还有光头都是全球刑侦技术交流群的成员,他们玩的聊天不是晒照片,请别人帮助投票给孩子之类。是很纯粹的案情分析,犯罪心理分析,行为分析。遇见疑难案情可以发到群里,大家一起来思考这个案件如何破案。光头是Z部门加入其中最早的成员,最喜欢研讨病态连环杀人案。

    最终张副只能联系周断,周断也非常为难,他手下是有六组长,但是两组已经抽出来负责追击稻草人,许璇小组负责日常刑侦工作。有两组负责团伙犯罪、连环犯罪的追查和破案。最后一组在轮休,人都要喘气。

    张副就说,把轮休组抽出来,我把光头的二组给你们调配。

    周断所说这组组长叫当西,姓当名西,和丁东是死对头。当西本人是科班出身,警察大学毕业生,从巡警一路走到了Z1组长的位置上。不过当西小组主要负责的是国际金融诈骗,或者影响力较大的国内金融案件,暴力刑事案办的相对较少,不过其小组素质相当不错。当西也表示自己一定会努力在左罗康复期间看好场子。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

    苏诚是上午得知此事,他还在华家,通宵了一个晚上,苏诚精神上颇为疲惫,正准备休息,就听说了这个消息。准备一起休息的还有九妹,九妹毕竟不是左罗,她没有发现苏诚避开了左罗遇袭的话题,苏诚开了另外一个话题:“排爆组到林间小屋了吗?”

    九妹和衣躺下,全身酸痛,回答:“排爆组要运输设备,下午两点多才可能进场,目前特警分队已经到达林间小屋附近,暂时未发现屋内有人。不过从屋外情况看,明显近期有人在此停留或者居住。”

    苏诚闭眼:“稻草人整的我们都没睡好,竟然会留下有人停留或者居住的明显痕迹。你们就折腾吧……你要睡觉?”

    “不睡会死。”九妹回答。

    苏诚道:“对方说今天午前会给华太太打电话……”

    九妹回答:“我睡半个小时就可以了,别打扰我。”

    疲兵之计吗?不太可能,因为警方资源是无限的。不过苏诚知道,库勒那边正在使用疲兵之计……

    如苏诚预料那样,半个小时后丁东打来电话:“当西被袭击了,和左罗情况一样。”

    没有哥就是不行啊,假设苏诚是库勒何刚那边案件的,必然会选择埋伏当西。潜意识里,警察认为歹徒袭击警察很难想像,事实上人家干了。干了之后,局里就认为因为Z7今年破案率非常高,对方对七组有忌惮,所以伤了左罗。没想人家又把当西干了,接下去呢?接下去警方必然会挖陷阱看是不是歹徒会袭击第三位专案组负责人……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警察的职业被动禁锢了警察某些方面的思维,当然首先要堪破左罗为什么被袭击的真相才行。对方袭击左罗的原因不是因为左罗是七组组长,今年破案率高,和苏诚是搭档等原因。袭击左罗只有一个原因,他是负责库勒案的专案组组长。刺杀开始还不到24小时,专案组就换了三次大将,那还玩个屁……

    苏诚心里明白,表面惊讶问:“怎么了?”

    丁东道:“当西他们小组在休假,通知他们回部门报道准备接案。当西人在郊区丈母娘家,开车回部门时候和一辆电瓶车刮蹭。下车查看被伪装成看热闹的人射击了大腿。已经拿到嫌疑人的面部特征,不过就照片伪装的痕迹很明显,很难通过照片找人。”

    苏诚听完还是没忍住,笑问:“那下一个倒霉蛋是谁?”

    丁东沉默一会:“许璇。”

    “卧槽?”

    “没人手了。”

    这就难办了,一边是老板,一边是女朋友,事业和爱情谁轻谁重呢?别以为许璇不会被袭击,许璇只是现在不会被袭击。苏诚推测认为,库勒先废掉两名专案组组长,警方认为库勒会袭击许璇,但是库勒肯定不会。许璇不可能24小时接受保护,她的工作是保护何刚,不是接受保护。也许24小时后,也许48小时后,警方对许璇保护有些麻木时候,许璇就住院去了。

    上午十点二十分,许璇拨打了苏诚的电话:“老公,在干嘛呢?”

    这觉是别想睡了,苏诚看了眼隔壁床,九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姑娘啊,你也知道不睡会死,何必呢?

    苏诚叹气:“璇子啊,这时候叫老公……好吧,我说下我的看法,你不要拘泥于对方会不会袭击你,或者什么时候袭击你。袭击专案组组长只是一个战术,而并非战略。你必须全局来看案件。首先第一个问题,袭击警方专案组组长的目的是什么?别急回答,因为这个答案有一个提示问题,为什么不袭击保镖主管?第二个问题,我知道你要问,当西接到接任电话不过四十多分钟,为什么就被袭击?我们内部是不是出了问题。答案是,内部没有问题,只是库勒不是你们想的对A市一无所知的人,相反,我认为库勒相当了解A市,并且在A市拥有很多资源。”

    许璇道:“听你说这些,我感觉失去了信心。”

    “不能怪你,只不过库勒这个对手真不是一般的对手,我这么说吧,稻草人不够给库勒提鞋的。”

    “嗯?这……有些夸张吧。”

    “是有些夸张,璇子,你如果能解决我刚才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可以拖住库勒。只要稻草人先得手,库勒要刺杀的何刚自然就安全了。双方平手情况下,时间拖的越久,库勒会闹的越大。另外璇子,这些话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起。”

    许璇很疑惑,这些话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