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穿越小说 > 革宋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郝仁的唯物课
    郝仁沐浴更衣,甚至还焚了一炉香,让自己觉得自己更加郑重些。这些做完之后,他等着前来领他去见赵嘉仁的宋人前来。这些准备结束后没多久,人就来了。郝仁拿起写了好些问题的小册子,跟着赵太尉的使者一起出发。

    在和刘猛进行外交攻防之际,郝仁知道刘猛不想让他见赵太尉,就趁着这个充足的时间把问题写清。现在不管宋国有了什么变化,在大的战略上,蒙古依旧占有不小的优势。至少郝仁认为蒙古占据了不小的优势。

    以往蒙古征伐的时候是到一地屠一地,此次南征之时虽然也有屠城,整个南征的政策并非建立在屠杀的基础之上。若是宋国真的一定要和蒙古死战到底,蒙古可有无数压箱底的手段没逃出来使用呢。在这样的情况下,郝仁坚信他只要坚持,宋国也不能不退让。

    当然,在前去面对赵太尉的时候,郝仁已经没了这样的心思。对于刘猛这种希望玩弄诡计的存在,郝仁觉得自己应该如此应对。面对几句话就能给打开一个世界大门的赵太尉,郝仁除了带着学习的心之外,剩下的都是尊敬的心情。

    再次见到赵太尉,郝仁发现赵太尉的装束和之前没多大区别。要是一定要找,大概就是鞋上和腿上的泥不见了。两人坐下,郝仁见到旁边还有别的一些人,但是这些都没办法让郝仁生出什么关切的心意。他单刀直入的问道:“太尉。即便理学不对,却也是我看世界的基石。便是荀子说的全对,可我没办法让荀子那些变成我的手杖。若是无力可用,我该如何面对呢。”

    蒙古千户郝仁的态度给旁边旁听的大宋干部与官员们不小触动,以至于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变化。这些干部和官员是赵嘉仁弄来旁听的,首先是给赵嘉仁做个证明,另外这些人也是学社的成员或者预备成员,赵嘉仁也想让他们通过旁听来得到些东西。大宋和蒙古的停战使者,就要从这些人里头出。

    赵嘉仁坦率的答道:“今日的垫脚石就是明日的绊脚石。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关键是你可否认同唯物,若是认同了,便有了看世界的角度。你今日只是看到唯物,不等于你用唯物看世界。”这些回答没有藏私,没有使用逻辑诡辩。汉人的听众数量是蒙古千户郝仁的二三十倍,若是一众汉人从中体会的还不如蒙古的郝仁,赵嘉仁就觉得郝仁更应该得到这样的受教育机会。

    “何为唯物,何为唯心?”郝仁继续问。有着一定学习经验,有着战场生死的经历,郝仁知道学习不能如同大水冲过整个地面,看着什么都覆盖了,其实没啥用。人类的精力根本做不到对那么多知识点的同时掌握。只能抓住重点,学到其中的逻辑链。

    就如他的老师郝经曾经对忽必烈做过非常经典的论述,‘夫治天下,难则难于登天,易则易于反掌。盖有法度则治,控名责实则治,进君子、退小人则治。如是而治天下,岂不易于反掌乎?无法度则乱,有名无实则乱,进小人、退君子则乱。如是而治天下,岂不难于登天乎?且为治之道,不过立纪纲、立法度而已。纪纲者,上下相维持;法度者,赏罚示惩劝。今则大官小吏,下至编氓,皆自纵恣,以私害公,是无纪纲也。有功者未必得赏,有罪者未必被罚,甚则有功者或反受辱,有罪者或反获宠,是无法度也。法度废,纪纲坏,天下不变乱,已为幸矣。’

    这段话让忽必烈见到郝经之后就完全被郝经的见识折服,也让郝仁后来成为了郝经的弟子。

    赵嘉仁不知道郝仁的经历,他回答着郝仁的问题,“唯物者相信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物质先于意识而存在。唯心者相信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意识先于物质而存在。这里面各种辩论许多,那些繁杂的很,不是咱们此次见面要讲的。我自认是个唯物者,我相信我手上能有感觉的基础是我首先得有手存在。若是在战场上手被砍掉,那我就没办法通过手去感觉任何东西了。”

    “可我见到过虽然失去了手,却能感觉到手疼的人。”郝仁继续他的问题。这几个案例很有名,那些失去手臂之后依旧能够感觉到手部疼痛的人当中,不少还是公认的正直之辈,他们的痛苦怎么都不像是为了哗众取宠而这么做的。所以被认为是有神鬼之类的影响。

    听到这个案例,下面的一位旁听者宋公明变了脸色。他爹宋大河就有过类似的症状,在与海盗的战斗中失去左臂后,一直能感觉到失去的那只左臂传来的痛苦。人人都说他爹中邪了,只有赵嘉仁始终坚持说,他这是一种疾病。只要有了相应的医疗设备就能治疗。

    在那时候,大家并不敢去反对福建路提点刑狱的话,然而包括宋大河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赵提点的话只是为了安抚人心。直到赵提点造出玻璃镜子。

    宋公明永远忘记不了那一天,他爹被固定在椅子上,面前那个台子上放了好几块大大小小的镜子,组成一个完整的倒影。手臂断掉的部分其实被掩藏在镜子之后,但是经过镜子的反射,另外一支完整的手臂的倒影让失去手臂的位置上仿佛再次有了手臂。

    赵嘉仁让宋大河看着原本应该失去手臂的那个手臂影像,同时命道:“把两只手都握紧。”

    下意识的,宋大河握紧了右手,接着他就刘看到‘左手’也很自然的握紧了。

    “把两只手都伸开。”赵嘉仁接着命道。

    宋大河的‘左手’再次很自然的伸开。因为身体被固定,宋大河除了用眼睛看之外,能动弹的只有手。这么来回几次之后,这个平时里其实挺刚毅的男子先是讶异,惊喜的说道:“我的手不疼了!”接着就泪流满面。

    后来听说赵太尉用同样的手段治疗过几个同样的病例,不过宋公明没见到,也就没什么感触。现在听蒙古那边的人竟然举出这么一个例子,宋公明觉得心中大震。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个特别的存在,没想到在遥远的蒙古也存在不止一个类似他父亲的病例。

    宋公明觉得很难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他在认知到自己父亲是个绝对正常人而高兴的同时,又因为自己父亲并不特殊而有点失落。

    赵嘉仁用手轻轻敲敲自己的脑袋:“讲唯物不是没有基础的,不然的话就如荀子那样是朴素唯物主义。就是他仅仅有坚定的唯物的立场,却不能用唯物解释更多问题。譬如,你方才提的问题就有个基础,脑子是人体里面负责思考的。而有些人就会认为心脏是思考的,譬如心里想。如果你认同脑子是思考的,那就能继续向下讨论。如果你不信,咱们就没什么好讨论的。”

    郝仁低下头想了片刻,又抬起头说道:“既然是赵太尉所讲,我就愿意相信赵太尉所说。”虽然郝仁在短时间内做出认同权威的决定,但是郝仁自己也通过很多事情感受到,别的器官难受的时候并不影响思考,而头只要一晕,他就没办法继续思考。基于这种经验主义,他愿意暂时同意赵嘉仁提出的基础。

    赵嘉仁对郝仁的评价更高了,他在教课的时候,大部分成年学员没办法如此果断的就选择自己要相信什么,于是赵嘉仁笑道:“那种疼痛感是大脑产生的,只要能对大脑有影响,便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此次可以派懂这种医术的使者前往,治疗郝先生遇到的那些人。这只能证明有了大脑才有这样的反应,若是没有大脑,就没有产生感受的基础。”

    “理学讲的天道,那怎么会是大脑想出来的呢?”郝仁继续问。

    “是那帮搞理学的说那是天道。至于是不是天道,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所以你现在所听到的理念,看到的书,都是从人们的大脑中生出的想法。信不信那是天道,是个人问题,我能保证的是,我们人类所说的都不是天道。而有些人还会利用这个说法,说他所说的不是他个人的意思,那是上天或者神明借着他的口说出来的,借着他的笔记录下来的。那就更是大骗子啦。”赵嘉仁说到这里,忍不住露出了些笑容。即便在21世纪,他也是20岁之后才靠逻辑和理性完全确立了这个观念。之前的时候,赵嘉仁其实也挺容易受到别人语言的影响。

    郝仁又问了不少问题,他的面色越来越凝重,原本那种听闻了理念之后的欣喜表情再也没有。最后郝仁问道:“太尉,若是按你所说,唯心是错的。可为何现在你所说的唯心才是多数呢?若唯物是对的,岂不是所有人都该唯物么?”

    “唯心和唯物是看待世界的两种态度,是两种人类想出来解释问题的概念。这两种事情的存在基础是**而不是语言。因为自己没办法认识到自己的存在,所以产生唯心是必然的。言不达意的事情我们都遇到过,只有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有了大量的学习与反思之后才能确立唯物的立场。天生的唯物态度也很容易产生,但是唯物的态度与立场不是一码事。”

    说了这些之后,赵嘉仁扫视了一圈大宋的官员与干部。他就不得不想起孔子那段极为唯物的话,‘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这个郝仁有强烈的学习需求,有发自内心的解惑渴望。而大宋这帮人就没这样的需要,嗯……那个宋公明看着还算好些。

    “今天就到这里吧。”赵嘉仁发出了命令。他已经决定让宋公明成为使团的一员,因为这家伙的学习态度,赵嘉仁要给他一个机会。